正常的交流和沟通也会难以启齿

2019-11-23 13:57

“看起来哪个了?”他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小腹上时,我突然冷不丁地说了这么一句。

“不行,你骗人,你看你都疼出一头汗了。”他说,然后开始在我的脸上蜻蜓点水式的亲吻。我被他的温柔感动,同时又确实对这种时候退堂感到无法忍受,有一种眼看就要爬上山顶突然掉下来的感觉……这就是我们尴尬的第半次,事后我们穿戴整齐正襟危坐严肃深刻地讨论了当时的真实想法,我把我委屈憋屈的想法一泻而出,牛方同学进行了深刻的思考和反省。经过这尴尬的第半次,我们真正的第一次以及之后的性爱逐渐顺利和完美。

回想我们那些青涩尴尬的经历,遗憾之余还是会捂嘴偷笑。在这里与诸位分享我们的第半次,也算是分享一份真实和兴奋。之所以说是第半次,是因为不能算是完整的性爱,但是却是我们所有的做爱中最残缺和最难忘的一次。

说来我和牛方都算是勤奋好学追求完美的人。所以初次性爱之前,我们很是专心学习了一下,从前期准备、爱抚亲吻、互动和挑逗、以及小技巧都看了个遍。

牛方特别不好意思地继续吻我,不停的在我耳边说: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问题没哪个。

那个晚上我们表面心平气和,内心波涛汹涌的在他的卧室里面对面站着,还特别正经的放着爵士乐。我温和的骑士洗完澡后头发湿漉漉的,异常性感。他撩人的爱抚和亲吻几乎让我窒息。我澎湃,身体飘飘欲仙,几乎不能自持。每一步似乎都有条不紊,就像电影里演得一样。然后,小问题出现了……牛方把脑袋移到我下半身后,突然停住了。我想这是他的好奇心在作崇,还分外兴奋。然后他说了那句超级经典的不合时宜之话,他说:“我本来想亲吻的,还是不要了吧,看起来挺那个的……”

到进入的时候,我觉得疼。也许由于刚才未发泄出来的小情绪,我把疼痛表现得有些过火,似乎是非常夸张的尖叫了一声,然后双手下意识的盖住被形容为“那个”的部位,表情幽怨痛苦。这可把牛方吓到了。他愣在那里,手足无措。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条件反射得有些过分,于是微笑地安慰他说:“不是很疼,你继续吧。”牛方是个太温柔的人,同时还有些敏感和胆小,他似乎无法从我强烈的反应中解脱出来,谨小慎微、小心翼翼,最终决定放弃。

尴尬百消丹:人生的第一次性爱总是令人期待的,有时候甚至让人期望值过高。毕竟是资讯时代,人们有很多途径来预先了解别人的性爱经验。而年轻人过分追求完美和过分追求浪漫的心理,也给“第一次”套上了一层光环。彼此都对性爱、对伴侣有着太多美好的幻想,往往一个小小的尴尬就会严重影响性爱中的情绪。又因为害怕破坏想象中的完美氛围,或者羞于表达,正常的交流和沟通也会难以启齿,彼此的情绪很有可能就越弄越拧了。

我立马就傻了眼。要知道我是个极为敏感的人,并且认为除了甜言蜜语,性爱过程中不该有其他不合时宜的言语出现。他所说的“那个”所指不明确,使得我不可抑制的开始胡思乱想。我没马上和他搭话,刚刚飘在半空的身体似乎一下子掉了下来。

残缺而完美的第半次?牛方是我的老公,更是我亲密无间的革命战友。我从来不曾想过,我的婚姻生活竟然是和初恋情人完满、稳定地一走就是五年。我和牛方说过,他是我英勇的爱情骑士,也是最难忘的搞笑造爱高手。

事实上,对于初次性爱,甚至任何一次性爱,双方都应该在心理上做好面对尴尬、意外的准备,宽容地对待一切可能出现的状况。万一有“情况”发生,不妨用体贴的肢体动作、巧妙的口头语言用来及时沟通、了解彼此。毕竟,完美的性爱是需要通过不完美的尝试和磨合逐渐达到的,可不能急功近利啊。

我不想多说话,想佯装什么都没发生继续下去。虽然接下来一切都还算顺利,但是我心里就是堵堵的,全然没有刚开始全身心投入的兴奋了。